长江守护者杨欣:保护长江不能只靠政府,更需全民参与

(四川统战人说统战事)长江守护者杨欣:保护长江不能只靠政府,更需全民参与  中新网成都2月25日电 (王鹏 吕杨 朱雨浠)“我做的一切都跟长江有关,这些事让我的生命有了意义。”近日,四川省绿色江河环境保护促进会会长杨欣在成都接受中新网采访时动情地说。  杨欣是一名中国农工民主党党员,今年59岁。数十年来,他持续在长江源地区开展科学考察、建立自然保护站、保护长江源野生动植物、推动长江源生态环境保护,被誉为“保护长江第一人”。因在生态环境保护方面的积极贡献,2021年12月杨欣被中央统战部表彰为“各民主党派、工商联、无党派人士为全面建成小康社会作贡献先进个人”。杨欣在成都。 张浪 摄  杨欣的长江情结要从儿时说起。他7岁跟随父母去四川攀枝花,在金沙江边度过了童年,喜欢玩水、玩沙、捉鱼、摸虾,对江水有深厚的感情。但那时,他并不知道脚下的这条江从何而来,也正因如此,杨欣心里隐隐约约埋下了一颗种子。  1986年,“长江漂流”在全国引发热议,一群充满理想主义的年轻人组成中国长江科学考察漂流探险队,准备在6300多公里的长江进行一场热血之旅,誓要为中国人夺得全球首次完成长江漂流的荣誉。时年23岁的杨欣加入了这支队伍,却是以一名会计的身份。  “其实当时心里有个小算盘,想在这个过程中拍到好照片,兴许能够获奖,能够一夜成名。”如今,年近花甲的杨欣须发斑白,回想起那段激情燃烧的岁月,他却笑着说起了自己的“小算盘”。  开弓没有回头箭。漂流开始后,杨欣逐渐意识到这件事远比他想象的危险。印象最深的是漂流虎跳峡时,江水翻滚,令人胆寒,此时杨欣已成为主力漂流队员。  “浑身发抖进入密封船,还要表现得特别勇敢,因为全国人民都在关注我们。”杨欣说,虎跳峡过于凶险,只能通过密封船漂流,船内放好氧气袋,以防缺氧。船一进入惊涛骇浪,水便迅速渗入,“我们几个好像在洗衣机里转来转去,浑身上下都是湿的,非常幸运,活了下来。”  回忆那段经历,杨欣经常说的一句话是:“他们成为壮士,衬托我们成为英雄。”那次漂流耗时175天,11人牺牲,活下来的人最终实现了长江首漂。杨欣在成都办公。 张浪 摄  长江漂流结束后,杨欣多次考察长江源地区。1994年,他从老牧民那里听闻了索南达杰为保护藏羚羊被盗猎者杀害的故事:在最后一次反偷猎的过程中,索南达杰独自一人与18名偷猎者枪战,被人发现时还保持着握枪射击的姿势——当时可可西里零下40摄氏度的低温将他冻成雕塑。他的身边,是偷猎者丢弃的近2000张藏羚羊皮。  索南达杰的故事深深触动了杨欣。  “作为探险家,我走遍了长江源所有的角落;作为摄影师,我拍摄的长江的作品迄今无人超越。”杨欣说,那一刻他突然意识到,自己只是把大自然的景观拍成照片来炫耀,过于肤浅,“而长江源地区的生态问题,比如冰川在退缩,草场在退化,野生动物在急剧减少,这些才是值得关注的事情。”  因此,杨欣决定把索南达杰未竟的事业继续下去,在可可西里建一个以索南达杰名字命名的自然保护站。自然保护站的建立远没有想象中容易,不仅需要政府部门的批准,还面临资金难题。为此,杨欣四处“化缘”,将长江首漂的经历写成《长江魂》进行义卖,义卖所得全部投入长江保护事业。  1997年,在海拔4500米的可可西里无人区,一面五星红旗冉冉升起,中国民间第一个自然保护站——“索南达杰自然保护站”终于建成,自此成为可可西里反盗猎的前沿基地。  后来,杨欣把根扎在了长江源地区,建立了中国民间第二个自然保护站——长江源水生态环境保护站,通过实施“垃圾换食品”“守护斑头雁”“青藏绿色驿站”等系列项目,推动长江源生态环境保护进程。  在这一过程中,杨欣逐渐意识到,保护长江不能单靠政府机构,更需要全民参与。最典型的案例,便是“垃圾换食品”行动。杨欣在长江源地区。(资料图) 受访者供图  “那时,大量的包装废弃物成为青藏高原最大的污染源之一,却没有引起重视。”杨欣告诉记者,为此他开始探索更科学的垃圾回收方式——招募志愿者走进牧区,帮助牧民认识垃圾的危害,教牧民垃圾分类,宣传“垃圾换食品”。即牧民将分散在牧区的垃圾带到保护站,交换相应数量的生活物品。  与此同时,利用民间大量返空货车和自驾车辆,杨欣的团队成功地将不少垃圾运出了青藏高原。  2016年,杨欣进一步提出长江保护“一纵一横”计划。“一纵”指建立青藏线18个绿色驿站,实现“分散收集、长途运输、集中处置”的垃圾收运模式,解决垃圾污染问题。“一横”则是沿着长江建立11个长江环保主题邮局,每个邮局不单纯提供邮政服务,而是开展自然大讲堂,包括培训长江自然小讲师、培训塑料回收等,共同探索长江的生态环境保护。  “这种政府主导、民间动员社会力量参与的方式,能进一步推动长江源的生态保护。”杨欣说,作为一名农工党党员,自己有责任去影响更多人参与到保护生态的行动中来。  “有生之年,能够实现长江11个主题邮局的建成和运行,能够实现青藏公路的18个绿色驿站的建成和运行,我就知足了。”说起未竟的事业,杨欣的眼里依然有光。(完) 责编:海闻

火山引擎、阿里云、腾讯云联合发布“超低延时”直播技术标准

中国发展网讯 2月25日,在火山引擎举办的视频云科技原力峰会上,火山引擎与阿里云、腾讯云联合发布一项“超低延时直播协议信令标准”。该标准首次正式定义了直播“客户端-服务器”信令交互流程,将传统直播技术3至6秒的延时缩短到1秒,可广泛应用于赛事直播、在线教育、电商直播等对实时性要求较高的场景,为用户带来超低延时、低卡顿、秒开流畅的直播体验。图:火山引擎总经理谭待致辞据火山引擎视频云工程师介绍,受到传输协议等因素限制,传统直播技术存在明显延迟。他举例说,用手机看比赛直播,经常会忽然听到一阵欢呼,附近的电视观众已经看到进球,自己过会儿才能在手机上看到。即使网速再快,网络直播总是慢半拍。为了降低直播延迟,视频行业近年来开始使用WebRTC(网页即时通信)技术。但由于WebRTC没有定义信令交互流程,不同使用者都有各自一套客户端与服务器的交互逻辑,效果参差不齐,行业缺乏标准化的解决方案。基于自身丰富的技术实践,火山引擎、阿里云、腾讯云合作共建了“超低延时直播协议信令标准”,简化信令交互流程,并对WebRTC技术做了大量优化,提升扩展性、播放秒开率和成功率,包括支持更多的音视频封装、通信协议,支持快速建立链接降低首帧渲染时间,以及支持信令安全增强等特性。数据显示,新的技术标准使大规模分发的直播延时进入1秒大关,最快可达到500毫秒。超低延时直播不仅仅让用户更早几秒看到现场实况,还能为商业和文化传播带来更多创新空间。IDC中国研究经理魏云峰认为,视频正在成为各类商业和社会活动的基础元素,视频直播的实时能力升级,将极大地拓展信息传播的边界。多家云服务厂商合作推出超低延时直播技术标准,有望为各行各业创造新的营销和服务场景。火山引擎总经理谭待认为,广泛的商业场景内容正在从图文走向视频。作为字节跳动旗下的企业服务板块,火山引擎在抖音、西瓜视频、飞书等产品的大规模实践中沉淀出很多经验,现已通过火山引擎视频云开放给客户,包括视频直播、点播、实时音视频、云游戏和云渲染等全链路产品。谭待表示,开放互联是火山引擎云服务的重要发展理念。此次火山引擎与阿里云、腾讯云的技术合作是共建开放的协议标准,任何公司和开发者都可以按照标准接入,共同推动视频技术发展和应用创新。【推广】(薛歌) 责编:秦雅楠

防疫坚持动态清零,“精准”是道必答题

新华社北京2月25日电 题:防疫坚持动态清零,“精准”是道必答题  新华社记者董瑞丰、徐鹏航  虽然奥密克戎毒株呈现一些新特点,我国现阶段仍坚持防控措施不松懈。随着北京冬奥会圆满闭幕,多国媒体对我国坚持的“动态清零”总方针给出更积极评价。  国务院联防联控机制的权威专家表示,新冠病毒变异仍有不确定性,防控策略调整需谨慎论证。目前来看,我国疫情防控有良好的成本效益比。要将防控影响降到最低,“精准”是道必答题。  现阶段防控措施为何不松懈?病毒变异仍有不确定性  2022年1月6日,在安徽农业大学新冠疫苗接种点,医护人员为师生接种新冠疫苗加强针。(新华社记者黄博涵 摄)  全国完成新冠病毒疫苗全程接种的人数已超12.3亿。疫苗接种率不断提高,我国为何仍强调防控措施不松懈?  国家卫生健康委疫情应对处置工作领导小组专家组组长梁万年说,从全球范围看,未来疫情发展方向还不可知。世界卫生组织在报告中也指出,新冠病毒未来如何变异,仍具有高度不确定性。  从现有情况看,奥密克戎成为全球主要流行株,传播速度变快。不过,新变异株针对不同人群的致病能力、致病后可能导致的后遗症等,人们还没有足够数据来确认。  “过早、仓促放松防控,极易丧失我国前期来之不易的防控成果。”梁万年认为,坚持现行防控策略和措施的意义主要在于:一是可以对疫情发现一起扑灭一起,最大限度地减少人群感染,减少重症和死亡。二是可以避免因发病导致的医疗资源“挤兑”,更好地满足人民群众日常就医需求。三是可以最大限度缩小疫情影响的区域,最大限度减少疫情对经济社会发展的影响。  防控成本怎么看?抗疫效果和效益要算总账  坚持“动态清零”,对我国经济社会发展产生怎样的影响?  梁万年认为,相比我国庞大的人口数量,新冠肺炎的感染人数、发病人数、重症人数和死亡人数都非常少,对于输入的疫情,基本上都能在1至2个最长潜伏期内快速处置、快速扑灭,这表明我国疫情防控效果是好的,效率是高的。  2022年2月18日,在广西百色市一家口罩生产企业内,工作人员在生产线上忙碌。自2月15日零时起,广西百色市部分县(市、区)解除“不进不出”管控措施,当地正有序复工复产。(新华社记者曹祎铭 摄)  如何评价防控的成本效益?梁万年认为,我国的疫情防控举措以一段时间内控制极少一部分区域、牺牲极少一部分人正常活动,换取了最广大地区和民众的正常生产生活。若仅按疫情发生地、按疫情发生时的成本来算成本效益,既不全面也不客观。  “要将全国作为一个整体,算大的经济账、民生账。”梁万年说,“我们应该自信地看到,我国疫情防控有良好的成本效益比。去年我国GDP比上年增长8.1%,高于2021年初确定的目标和外界预测,已经充分证明了这一点。”  防控影响如何降到最低?“精准”是一道必答题  严格的防疫措施,势必给疫情发生地的公众日常生活带来一些不便。如何最大限度降低对正常生产生活的影响?  梁万年认为,在坚持“外防输入、内防反弹”总策略和“动态清零”总方针的前提下,如何做好科学防治、精准施策,统筹平衡好疫情防控和经济社会发展的关系,是摆在各级政府面前的一个重要命题,也是对各地治理能力的一次考验。  从多地精准防控的实践看,精准开展流行病学调查、精准查明疫情的来龙去脉,是一个最重要前提。此后,要第一时间精准划定密切接触者,管理好可能的受感染者或传染源,并精准划定管控范围,最大限度地避免“一刀切”。  “现在划分风险区已经逐渐缩小到街道、社区甚至门楼,这就是‘逐渐精准’的过程。”梁万年说。  同时,还要精准保障人民的生活、就医等日常需求,使疫情防控更具温度;精准开展临床救治,实施“一人一策”,发挥中医药的作用;强调落实好“四方责任”,坚持“四早”原则,快速发现与控制疫情。  梁万年认为,有效做到这些方面的“精准”,能够较好地平衡疫情防控和经济社会发展的关系,将最大限度地减少疫情防控对正常生产生活的影响。 责编:海闻